“Fergie Time”!80大寿在即众英超裁判讲述弗格森的故事

直播吧12月28日讯 前曼联主帅弗格森即将迎来80大寿,红魔教父在任时,曼联常常在比赛的伤停补时阶段上演神奇进球,渐渐地“弗格森时间”为球迷们津津乐道。The Athletic采访了多位前英超裁判,并讲述了一些弗爵爷与裁判们的故事。

“去老特拉福德时,你必须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因为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影响你,”前英超裁判克拉滕伯格经常与弗格森发生争执,“弗格森只要在边线上跳起来表达对判罚的不满,就可以让球迷反对裁判。这很吓人——我并不羞于承认这一点。我不认为任何一个处在我位置的人能够忽视那样的压力。能够抵抗这些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裁判。”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其他主帅能有弗格森一样的存在感。弗格森偶尔也会模糊自己对判罚可接受与否的界限,这也是事实。另一位前裁判杰夫-温特就曾建议出台“球场禁令”,这样可能是“给弗格森一个教训的唯一方法”。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弗格森,英足总在十年前引入了一项新规则,禁止主帅们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谈论谁是当场比赛的主裁判。几乎不可避免地,弗格森成为第一位触犯这条新规则的主帅。“在我看来,他的控制力比现在的主帅们要强得多,”前英超联赛裁判斯瓦布里克谈到,“老实说,新一代的主帅给我们造成的挑战远远不如弗格森爵士。”

但是,裁判界的许多人也同样表示,弗格森并不总是像报纸说的那样对着裁判“砰砰”或“爆破”。

“我们就像一座着火的房子一样,”罗杰-米尔福德说,他是一位带着怀旧感情谈到弗格森的裁判,“人们对他的印象是错误的。每个人都说弗格森对裁判很糟糕。但是猜猜我退休时是谁给我寄来的第一封信。”米尔福德曾被誉为英国第一名哨,他家的墙上挂着弗格森的信。

克拉滕伯格也是其中之一,他的自传《吹哨人》中的一段45次出现了弗格森的名字。

“多年来,我有很多机会近距离观察他(弗格森)和他的团队,”克拉滕伯格写道。 “我相信球员们都接受过弗格森与官员和对手打交道的策略。

“这是一个非常有目的性的策略,创造一种围攻心态,通过对裁判施压来影响未来的判罚。他的球员会成群结队地‘攻击’你。就好像他们有一个轮换体系,总是不同的三四个人,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被罚下场。费迪南德、加里-内维尔、罗伊-基恩、斯科尔斯、鲁尼,他们甚至会咬到你的脸。”

克拉滕伯格首次执法弗格森的比赛便将后者罚上看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米尔福德与弗格森的关系就没有那么激烈。

“也许我很幸运,在我执法弗格森的球队时,他的表现很好,”米尔福德说,他是1990年足总杯决赛的助理裁判,当时曼联击败水晶宫。“在比赛前后,他总是友好地交谈。他是一位绝对的绅士,你也可以和他一起捧腹大笑。

“我在一场比赛前对他开玩笑,‘亚历克斯,如果你今天快赢了,我就补时2分钟,如果你要输了,我就补4分钟。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吧?’。他只是笑笑。”

众所周知,“Fergie Time”指的是当曼联需要进球时,裁判会增加多余的补时时间。但这是真的吗?

斯瓦布里克表示反驳:“每个人都有他的这张照片(指手表)。不过说真的,裁判会在比赛的时候看向主帅,看看他是否在敲他的手表吗?不会的。

“我一直认为他更多地是做给对手球员看,他想在他们面前表现出占上风。但作为裁判是不会注意到这一点的。”

然而,吹罚弗格森的比赛似乎确实需要更多精力。鲍比-马德利讲述了他第一次在老特拉福德执法的故事。

“我紧张的原因不是因为球员,而是主帅,”马德利说,“他是个传奇人物……一个足球传奇。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我怎么称呼他?我叫他亚历克斯吗?还是亚历克斯爵士?还是弗格森先生?‘亚历克斯爵士’是否表现得太过于尊重了?

“我去更衣室例行检查。我走到曼联更衣室敲门,开门的竟是弗格森!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应该说的是,‘你好,亚历克斯。’他说,‘嘿,亲爱的。’什么?‘嗨,亲爱的’?”

2009年12月的一天,早上9点,韦伯来到富勒姆的克拉文农场,他要确定遭受隔夜霜冻的球场是否可以比赛。让他没想到的是,弗格森已经到了。

“我已经看过了,”弗格森实事求是地说,“太可怕了。这是个血腥的(经典用词‘bloody’)死亡陷阱。”

但作为英超顶级裁判的韦伯还是决定亲眼看看。他知道曼联当时的防线已经被伤病摧毁,考虑到维迪奇、费迪南德、埃文斯和奥谢都无法出场,弗格森可能是在希望推迟比赛。

检查了比赛场地,韦伯向弗格森宣布他不会推迟。 “你xx的说什么?”弗格森回应,“你告诉我比赛还得照踢?我不信。”

韦伯坚持决定,他重申富勒姆的球场是可以比赛的,并做好了应对弗格森发飙的准备。但弗格森脸上带着微笑回到球员通道:“是的,我当然知道。”

还有一次对阵利物浦,他对韦伯的判罚感到不满,中场休息时弗格森在老特拉福德的球员通道等这韦伯。“我见过,”他喊道。“我见过你唱歌,xx的唱‘永不独行’。这xx就能解释这一切(判罚)。”

韦伯几年前在裁判协会晚宴上喝了太多酒。他在Gerry And The Pacemakers的歌声中被拍到,这首歌同样也是利物浦的主题歌。弗格森疯狂暗示韦伯是个利物浦球迷,借此向韦伯施压。

也许我们只需要记得,弗格森如果能够以某种方式为球队带来利益,他就不会错过任何一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