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译】TA:多疑、诽谤与愤怒让英超联赛COVID-19延期规则变成毒药 – 虎扑社区

尽管只有一个COVID-19阳性病例,但英超联赛决定接受阿森纳推迟与托特纳姆热刺的比赛的请求,这使紧张局势升温。

据说热刺对这个决定怒不可遏,他们的主席列维急了,但这种情绪远远超出了北伦敦德比。“这总是有可能失控,现在很难搞掂,”一位英超联赛的高管告诉 The Athletic。

托特纳姆对阿森纳的比赛是本赛季由于缺少球员而被推迟的第20场英超联赛,这20场比赛都发生在五周内,在这个周期内COVID-19奥密克戎变体的传播对赛程造成了严重破坏。不断的延期已经导致英超俱乐部之间的猜疑和诽谤,正如一位英国足球界资深人士所说,没有哪两支球队的情况是完全相同的。

受伤、停赛、COVID-19 阳性、COVID-19 暴露,甚至现在因为非洲国家杯 (AFCON) 无法凑齐人数都变成了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这些意味着太多的变数,并且也很容易被认为是不正当的理由。消息人士解释说,这是一种“有毒的鸡尾酒”,并补充说英超联赛很难做出得到普遍认可的决定。

阿森纳这次因为一例COVID-19阳性病例申请延迟成功的例子(英超联赛定下规则后出现的一系列例子中的其中之一)几乎引起了普遍的反对。这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到处都充满怀疑、不信任和互相诋毁的境地。

但是很多人都承认,问题不在于阿森纳,或者任何一家俱乐部,而在于英超联赛的规则自种恶果。毕竟,阿森纳非常严格地遵循了英超联赛的延期标准(提出申请),因为他们没有最少可以用来参加比赛的 13 名外场球员和一名守门员。

虽然在这次延迟申请中,他们没有大量的 COVID-19 病例,但争议点是,他们在上个月(在提出请求时为11例——现在已达到12例——自12月21日以来)连续的阳性结果已经给球队带来了压力,导致他们最近遭受了伤病潮。所以也可以理解英超联赛把这些都考虑到了,因为英超联赛自己规定至少有1个COVID-19阳性病例时就可以提出延期申请。

许多人对这种论点持反对态度,并且在英超的俱乐部中,对这种情况存在不同程度的愤怒。下一次英超联赛会议要到2月10日才能举行,除非需要召开紧急会议来解决比赛延期的问题。一些高管认为,现在大伙情绪那么激动,召开紧急会议得提上议程。

应该说,考虑到这赛季出现的极其复杂的问题,各家俱乐部还是对咱英超联赛给予了同情。因为处理这种具有传染性的COVID-19变体始终是一项挑战,为了解决有关于此的抱怨,英超俱乐部此前也投票批准了决定是否可以推迟比赛的规则。

现在的问题是规则是否有可能被改变。据了解,这在赛季中期不太可能发生,但这是英超俱乐部权力中心中正在讨论的问题之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这构成了这个非常混乱的局面的关键所在。

在这里,The Athletic 试图在一个越来越以恐惧、厌恶和预期的法律斗争为特征的环境中回答这些关键问题以及更多问题。

首先,阿森纳觉得,现在这种局面他们一点毛病都没有。他们甚至觉得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在赛季初,当他们因 COVID-19 病例严重缺人而不得不与布伦特福德和切尔西比赛时,他们感到非常辛苦。他们推迟8月13日与布伦特福德的比赛的请求在比赛当天被拒绝,他们以2-0输掉了比赛。

最近,阿森纳指出尽管遭受了COVID-19问题的困扰,但他们仍然在乘风破浪。最瞩目的例子是塔子哥和他的左膀右臂们在元旦主场输给曼城时缺席了教练席。阿尔特塔和他的一些职员们在比赛前几天也不得不自我隔离,这影响了球队的准备工作。

在更广泛的范围内,阿森纳指出了过去几周发生的多起COVID-19球员案例,以及他们和英超联赛认为这已经发生了的连锁反应。球员们伤没好完就得拿枪上场,而其他人则不得不赶紧伤愈复出,这导致他们达到了英超联赛推迟比赛的门槛。

阿森纳的一些人还认为推迟周日德比战的过程太拖拉了——从周五下午晚些时候到周六下午中旬才做出决定。一些人认为,这为反对最开始延期的决定创造了太多的时间,也间接产生了负面情绪。最终,阿森纳达到了延期的门槛,推迟比赛变成了唯一现实的决定。

而除了阿森纳以外,越来越多的球队开始觉得阿森纳得到推迟比赛的许可是“应得”的。因为在对阵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被拒绝,再加上利物浦在卡拉宝杯半决赛首回合比赛前申请延期被同意了,有人觉得这两件事让阿森纳有勇气提出请求(他们的立场只是他们只是达到了延期的门槛)。而阿森纳12月28日对阵狼队的比赛也应对方要求延期,他们反而没有提出任何抱怨。

从英超联赛的角度来看,这种“应得”的延期概念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它的立场是,所有申请都经过包括医疗和足球在内的一系列专家的筛选,以审查俱乐部在提交申请给委员会之前是否有阳性案例。北伦敦德比也不例外。

不过,热刺真的急到跺jiojio。当周五提出请求时,热刺的消息人士都惊呆了,热刺的一些人认为不公平:我们都不知道这德比还踢不踢怎么能让我们继续备战呢。至于托特纳姆热刺的球员,戴尔通过一条推文表达了许多人的观点,这条推文似乎支持了俱乐部在周六晚上发布的令人痛心的声明。

“我们都惊呆了,这申请居然被批准了”声明中写道,然后补充说,“我们不认为(英超联赛的)是想处理与新冠无关的球员的可用性问题。我们现在可能会看到这条规则的意外后果。”

热刺还顺便抱怨了由于遭受COVID-19爆发而不得不放弃关键的欧洲协会杯的比赛,但当他们试图在接下来的一周重新安排比赛时,英超联赛拒绝了,因为它没法调整他们与莱斯特的比赛。

最终,由于莱斯特城没办法上场,比赛被推迟了,但热刺重新安排与雷恩的比赛为时已晚,他们基本上被取消了参加欧联杯的资格。这个比赛可能大家都不重视,但收入的损失对俱乐部来说仍然是一个打击,而且它是在线 爆发之后发生的,这对热刺来说比不得不放弃比赛更加令人沮丧。

北伦敦德比的推迟也将带来损失,据其他一些俱乐部观察到,将比赛从周六推迟到 2 月的周中晚上简直是在打烂热刺小猪罐头,他们将损失巨额收入,增加成本。

在北伦敦外,这种情况引起众怒。毕竟大多数人可以接受把COVID-19和伤病作为推迟比赛的正当理由,但非洲杯的缺席和最近将两名球员租借出去(中场球员大金链子奈尔斯加盟罗马+前锋 巴洛贡前往米德尔斯堡)这种作法被认为是在投机取巧。

“阿森纳租借了两名球员,然后取消了一场比赛,”一位英超联赛的高管说。“他们成功钻了空子,因为规则是非黑即白的。他们不应该这样做,但他们就这么做了。什么时候有过因球员参加非洲杯比赛而取消比赛呢?扯犊子呢!”

一些高管希望英超联赛能够明确一点:将两名球员租借到阿森纳并强迫他们上场,但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规则非常明确。也可以争辩说,不可能为了可怜小球员才让他们在新冠爆发期间能多打点比赛。

更广泛地说,许多人对这样一个事实表示失望:即使一线队举步维艰,青训学院的未来们也不会被想起来。有人指出,拉师傅只有在曼联一线个人时才获得机会。

相比之下,在西班牙,西甲的规则是,如果一支球队有五名成年队球员可用,并且可以增加青年队员,他们就必须上场。本赛季还没有推迟,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Javier Tebas)已将比赛必须踢下去作为第一要务。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立场已被俱乐部接受。

英超俱乐部高管的其中一个观点是——没有透明度、没有一致性且完全是滥用规则。这得到了许多俱乐部的认同,并给出了符合现状的看法。另一个观点则是——每当看着别的俱乐部似乎更容易推迟比赛时,他们觉得自己俱乐部也理应获得同样的待遇。

俱乐部在愤怒中团结一致,即使他们的遭遇都不一样。对一些人来说,对决策的不一致令人感到沮丧。

例如,南安普顿因纽卡斯尔成功呼吁推迟元旦的比赛勃然大怒。南安普顿头子哈森赫特尔说:“有时我们有九名(球员)出场,上场的还是青训学院的小屁孩。” “受伤的球员不是COVID的病例。他们(纽卡斯尔)在上一场比赛中有七八名球员在替补席上。他们还是有 13 名球员加一名(守门员)。”

一位英超联赛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一些俱乐部玩弄规则已经引起了相当大的不和。这种坏风气已经在英超联盟中蔓延开来,因为别的俱乐部认为他们抱团取巧只是为了试图找到造成不公平的有利条件。

俱乐部高管的另一个担忧是比赛的完整性,有些球队还有很多比赛还没打。例如,在降级区,像伯恩利这样的球队与对手相比只踢了很少的比赛(只有 17 场,而诺维奇已经踢了 21 场),这可能会造成他们在后续联赛的过程中明确地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的情况。这种情况可以被视为给他们带来不公平的优势。另一方面是他们面临着他们没法去应对未来密集的赛程。

总体而言,英超需要有更高的延期标准。上周,有些人认为哈森赫特尔的想法是正确的,即如果不能让球队出场,俱乐部就应该放弃比赛。哈森许特尔还谈到了提高“透明度”的必要性,这也是一些俱乐部反复抱怨的问题。

不过,公平地说,英超联赛推迟比赛所需的标准确实是透明的——只是有些人不同意这些标准。

为了了解目前英超俱乐部之间有多少猜疑和不信任,我们还可以考察一些围绕球员如何接受测试的抱怨。

英超联赛最近从PCR核酸测试法转向侧向流动检测法(意思是不用拿样本去实验室测了,自己搁家里就能测,英国目前的主流测试方法),在最近的1月7日英超联赛会议上,一位高管甚至暗示Prenetics(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在训练场的测试给一些俱乐部带来了不公平的优势。没有证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但它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俱乐部多么担心他们每时每刻都输给对手。

据说1月7日的会议大家都带着情绪进会议室,而且围绕测试还有其他有争议的问题。例如,多少员工检测呈阳性才能算真正影响团队的准备工作?这可能比“13 名可用球员加1名守门员”的规则更难量化影响。

与此同时,利物浦在卡拉宝杯半决赛首回合对阵阿森纳之前,出现了一系列尤尔根·克洛普(Jurgen Klopp)所说的“阳伪”,导致负责比赛的英格兰足球联盟被一些人敦促展开调查利物浦。

根据一位英超联赛的医务人员的说法,考虑到球队的阵容规模和青年队后备球员的可用性,并以此为底线,任何比赛都不应该被取消。

还是同情一下咱英超吧,它现在老难了。俱乐部要求透明度,但正如一位英超联赛的首席执行官所指出的那样,由于医疗保密性开始发挥作用,情况开始变得复杂。

当英超联赛评估可以参加一场比赛的 14 名球员时,它不会得到名字,只会确定俱乐部对新冠阳性的测试。因此,为了公平起见,英超联赛在某种程度上是不了解具体情况的(除非俱乐部决定说出哪些球员的检测呈阳性)。

一方面,俱乐部要求更高的透明度,例如在周末要求阿森纳公布他们可用的球员,但另一方面,由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英超联赛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上一次英超联赛会议上,有人建议停赛一个月,但很明显,整个赛季英超联赛都希望尽可能地继续下去。

但是,如果比赛继续被推迟,俱乐部们可能会决定他们需要在2月10日的下一次预定会议之前召开会议,以尝试磋商出一些解决方案。因为那些问题似乎并没有消失——尽管上周俱乐部希望随着奥密克戎案件的减少,最糟糕的延期可能会结束。

那些希望改变延迟标准的球迷意见不会影响俱乐部和英超联赛做决定。因为在赛季中期改变规则是令人担忧的,并且有人可能会采取法律行动,据一位消息灵通的消息人士称,英超联赛将采取一切措施避免在赛季中期规则被改变。

“赛事的完整性”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与英超联赛以及延期有关的术语,如果在赛季上半段适用且使某些球队受益的规则被取消,而对其他球队造成潜在的损害,那么它肯定会破坏联赛。

一些人还认为,英超联赛的规则是公平的,比如如果一支小球队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却不得不去面对曼城,那他们可能会受到重创,这也说明了(改变规则)对联赛的完整性没多大帮助。

与此同时,对于哈森许特尔的建议:1月份的引援不适用于重新安排的比赛,大部分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被迫推迟延期的俱乐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在冬窗使用他们带来的新球员来加强他们的球队。

然而,似乎越来越有可能发生的是,有的人可能会在赛季结束时在法律上吵架。多位消息人士表示,他们预计会发生这种情况,尤其是在涉及降级和欧冠席位的情况下。这是有先例的,在06-07赛季卡洛斯·特维斯的1个进球帮助西汉姆联队保级,以此为代价,西汉姆联队在 2009 年同意与谢菲尔德联队达成约 2000 万英镑的庭外和解——尽管在卡洛斯进球之前,西汉姆已经由于在签下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的交易中违反了第三方所有权的规则被英超联盟认定有罪。

当一支球队希望推迟对手认为不公平的比赛时,已经有人在私下发牢骚说要采取法律行动。

由于事关重大,每个人都对英超联赛所做的事情感到满意的可能性很小,紧张局势也可能会在变得更好之前变得更糟。

翻译 / 审核:追风少年蒂尔尼/Abguda  (为爱发电海报视频组-阿森纳)

尽管只有一个COVID-19阳性病例,但英超联赛决定接受阿森纳推迟与托特纳姆热刺的比赛的请求,这使紧张局势升温。

据说热刺对这个决定怒不可遏,他们的主席列维急了,但这种情绪远远超出了北伦敦德比。“这总是有可能失控,现在很难搞掂,”一位英超联赛的高管告诉 The Athletic。

托特纳姆对阿森纳的比赛是本赛季由于缺少球员而被推迟的第20场英超联赛,这20场比赛都发生在五周内,在这个周期内COVID-19奥密克戎变体的传播对赛程造成了严重破坏。不断的延期已经导致英超俱乐部之间的猜疑和诽谤,正如一位英国足球界资深人士所说,没有哪两支球队的情况是完全相同的。

受伤、停赛、COVID-19 阳性、COVID-19 暴露,甚至现在因为非洲国家杯 (AFCON) 无法凑齐人数都变成了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这些意味着太多的变数,并且也很容易被认为是不正当的理由。消息人士解释说,这是一种“有毒的鸡尾酒”,并补充说英超联赛很难做出得到普遍认可的决定。

阿森纳这次因为一例COVID-19阳性病例申请延迟成功的例子(英超联赛定下规则后出现的一系列例子中的其中之一)几乎引起了普遍的反对。这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到处都充满怀疑、不信任和互相诋毁的境地。

但是很多人都承认,问题不在于阿森纳,或者任何一家俱乐部,而在于英超联赛的规则自种恶果。毕竟,阿森纳非常严格地遵循了英超联赛的延期标准(提出申请),因为他们没有最少可以用来参加比赛的 13 名外场球员和一名守门员。

虽然在这次延迟申请中,他们没有大量的 COVID-19 病例,但争议点是,他们在上个月(在提出请求时为11例——现在已达到12例——自12月21日以来)连续的阳性结果已经给球队带来了压力,导致他们最近遭受了伤病潮。所以也可以理解英超联赛把这些都考虑到了,因为英超联赛自己规定至少有1个COVID-19阳性病例时就可以提出延期申请。

许多人对这种论点持反对态度,并且在英超的俱乐部中,对这种情况存在不同程度的愤怒。下一次英超联赛会议要到2月10日才能举行,除非需要召开紧急会议来解决比赛延期的问题。一些高管认为,现在大伙情绪那么激动,召开紧急会议得提上议程。

应该说,考虑到这赛季出现的极其复杂的问题,各家俱乐部还是对咱英超联赛给予了同情。因为处理这种具有传染性的COVID-19变体始终是一项挑战,为了解决有关于此的抱怨,英超俱乐部此前也投票批准了决定是否可以推迟比赛的规则。

现在的问题是规则是否有可能被改变。据了解,这在赛季中期不太可能发生,但这是英超俱乐部权力中心中正在讨论的问题之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这构成了这个非常混乱的局面的关键所在。

在这里,The Athletic 试图在一个越来越以恐惧、厌恶和预期的法律斗争为特征的环境中回答这些关键问题以及更多问题。

首先,阿森纳觉得,现在这种局面他们一点毛病都没有。他们甚至觉得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在赛季初,当他们因 COVID-19 病例严重缺人而不得不与布伦特福德和切尔西比赛时,他们感到非常辛苦。他们推迟8月13日与布伦特福德的比赛的请求在比赛当天被拒绝,他们以2-0输掉了比赛。

最近,阿森纳指出尽管遭受了COVID-19问题的困扰,但他们仍然在乘风破浪。最瞩目的例子是塔子哥和他的左膀右臂们在元旦主场输给曼城时缺席了教练席。阿尔特塔和他的一些职员们在比赛前几天也不得不自我隔离,这影响了球队的准备工作。

在更广泛的范围内,阿森纳指出了过去几周发生的多起COVID-19球员案例,以及他们和英超联赛认为这已经发生了的连锁反应。球员们伤没好完就得拿枪上场,而其他人则不得不赶紧伤愈复出,这导致他们达到了英超联赛推迟比赛的门槛。

阿森纳的一些人还认为推迟周日德比战的过程太拖拉了——从周五下午晚些时候到周六下午中旬才做出决定。一些人认为,这为反对最开始延期的决定创造了太多的时间,也间接产生了负面情绪。最终,阿森纳达到了延期的门槛,推迟比赛变成了唯一现实的决定。

而除了阿森纳以外,越来越多的球队开始觉得阿森纳得到推迟比赛的许可是“应得”的。因为在对阵布伦特福德的比赛中被拒绝,再加上利物浦在卡拉宝杯半决赛首回合比赛前申请延期被同意了,有人觉得这两件事让阿森纳有勇气提出请求(他们的立场只是他们只是达到了延期的门槛)。而阿森纳12月28日对阵狼队的比赛也应对方要求延期,他们反而没有提出任何抱怨。

从英超联赛的角度来看,这种“应得”的延期概念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它的立场是,所有申请都经过包括医疗和足球在内的一系列专家的筛选,以审查俱乐部在提交申请给委员会之前是否有阳性案例。北伦敦德比也不例外。

不过,热刺真的急到跺jiojio。当周五提出请求时,热刺的消息人士都惊呆了,热刺的一些人认为不公平:我们都不知道这德比还踢不踢怎么能让我们继续备战呢。至于托特纳姆热刺的球员,戴尔通过一条推文表达了许多人的观点,这条推文似乎支持了俱乐部在周六晚上发布的令人痛心的声明。

“我们都惊呆了,这申请居然被批准了”声明中写道,然后补充说,“我们不认为(英超联赛的)是想处理与新冠无关的球员的可用性问题。我们现在可能会看到这条规则的意外后果。”

热刺还顺便抱怨了由于遭受COVID-19爆发而不得不放弃关键的欧洲协会杯的比赛,但当他们试图在接下来的一周重新安排比赛时,英超联赛拒绝了,因为它没法调整他们与莱斯特的比赛。

最终,由于莱斯特城没办法上场,比赛被推迟了,但热刺重新安排与雷恩的比赛为时已晚,他们基本上被取消了参加欧联杯的资格。这个比赛可能大家都不重视,但收入的损失对俱乐部来说仍然是一个打击,而且它是在线 爆发之后发生的,这对热刺来说比不得不放弃比赛更加令人沮丧。

北伦敦德比的推迟也将带来损失,据其他一些俱乐部观察到,将比赛从周六推迟到 2 月的周中晚上简直是在打烂热刺小猪罐头,他们将损失巨额收入,增加成本。

在北伦敦外,这种情况引起众怒。毕竟大多数人可以接受把COVID-19和伤病作为推迟比赛的正当理由,但非洲杯的缺席和最近将两名球员租借出去(中场球员大金链子奈尔斯加盟罗马+前锋 巴洛贡前往米德尔斯堡)这种作法被认为是在投机取巧。

“阿森纳租借了两名球员,然后取消了一场比赛,”一位英超联赛的高管说。“他们成功钻了空子,因为规则是非黑即白的。他们不应该这样做,但他们就这么做了。什么时候有过因球员参加非洲杯比赛而取消比赛呢?扯犊子呢!”

一些高管希望英超联赛能够明确一点:将两名球员租借到阿森纳并强迫他们上场,但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规则非常明确。也可以争辩说,不可能为了可怜小球员才让他们在新冠爆发期间能多打点比赛。

更广泛地说,许多人对这样一个事实表示失望:即使一线队举步维艰,青训学院的未来们也不会被想起来。有人指出,拉师傅只有在曼联一线个人时才获得机会。

相比之下,在西班牙,西甲的规则是,如果一支球队有五名成年队球员可用,并且可以增加青年队员,他们就必须上场。本赛季还没有推迟,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Javier Tebas)已将比赛必须踢下去作为第一要务。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立场已被俱乐部接受。

英超俱乐部高管的其中一个观点是——没有透明度、没有一致性且完全是滥用规则。这得到了许多俱乐部的认同,并给出了符合现状的看法。另一个观点则是——每当看着别的俱乐部似乎更容易推迟比赛时,他们觉得自己俱乐部也理应获得同样的待遇。

俱乐部在愤怒中团结一致,即使他们的遭遇都不一样。对一些人来说,对决策的不一致令人感到沮丧。

例如,南安普顿因纽卡斯尔成功呼吁推迟元旦的比赛勃然大怒。南安普顿头子哈森赫特尔说:“有时我们有九名(球员)出场,上场的还是青训学院的小屁孩。” “受伤的球员不是COVID的病例。他们(纽卡斯尔)在上一场比赛中有七八名球员在替补席上。他们还是有 13 名球员加一名(守门员)。”

一位英超联赛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一些俱乐部玩弄规则已经引起了相当大的不和。这种坏风气已经在英超联盟中蔓延开来,因为别的俱乐部认为他们抱团取巧只是为了试图找到造成不公平的有利条件。

俱乐部高管的另一个担忧是比赛的完整性,有些球队还有很多比赛还没打。例如,在降级区,像伯恩利这样的球队与对手相比只踢了很少的比赛(只有 17 场,而诺维奇已经踢了 21 场),这可能会造成他们在后续联赛的过程中明确地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的情况。这种情况可以被视为给他们带来不公平的优势。另一方面是他们面临着他们没法去应对未来密集的赛程。

总体而言,英超需要有更高的延期标准。上周,有些人认为哈森赫特尔的想法是正确的,即如果不能让球队出场,俱乐部就应该放弃比赛。哈森许特尔还谈到了提高“透明度”的必要性,这也是一些俱乐部反复抱怨的问题。

不过,公平地说,英超联赛推迟比赛所需的标准确实是透明的——只是有些人不同意这些标准。

为了了解目前英超俱乐部之间有多少猜疑和不信任,我们还可以考察一些围绕球员如何接受测试的抱怨。

英超联赛最近从PCR核酸测试法转向侧向流动检测法(意思是不用拿样本去实验室测了,自己搁家里就能测,英国目前的主流测试方法),在最近的1月7日英超联赛会议上,一位高管甚至暗示Prenetics(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在训练场的测试给一些俱乐部带来了不公平的优势。没有证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但它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俱乐部多么担心他们每时每刻都输给对手。

据说1月7日的会议大家都带着情绪进会议室,而且围绕测试还有其他有争议的问题。例如,多少员工检测呈阳性才能算真正影响团队的准备工作?这可能比“13 名可用球员加1名守门员”的规则更难量化影响。

与此同时,利物浦在卡拉宝杯半决赛首回合对阵阿森纳之前,出现了一系列尤尔根·克洛普(Jurgen Klopp)所说的“阳伪”,导致负责比赛的英格兰足球联盟被一些人敦促展开调查利物浦。

根据一位英超联赛的医务人员的说法,考虑到球队的阵容规模和青年队后备球员的可用性,并以此为底线,任何比赛都不应该被取消。

还是同情一下咱英超吧,它现在老难了。俱乐部要求透明度,但正如一位英超联赛的首席执行官所指出的那样,由于医疗保密性开始发挥作用,情况开始变得复杂。

当英超联赛评估可以参加一场比赛的 14 名球员时,它不会得到名字,只会确定俱乐部对新冠阳性的测试。因此,为了公平起见,英超联赛在某种程度上是不了解具体情况的(除非俱乐部决定说出哪些球员的检测呈阳性)。

一方面,俱乐部要求更高的透明度,例如在周末要求阿森纳公布他们可用的球员,但另一方面,由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英超联赛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上一次英超联赛会议上,有人建议停赛一个月,但很明显,整个赛季英超联赛都希望尽可能地继续下去。

但是,如果比赛继续被推迟,俱乐部们可能会决定他们需要在2月10日的下一次预定会议之前召开会议,以尝试磋商出一些解决方案。因为那些问题似乎并没有消失——尽管上周俱乐部希望随着奥密克戎案件的减少,最糟糕的延期可能会结束。

那些希望改变延迟标准的球迷意见不会影响俱乐部和英超联赛做决定。因为在赛季中期改变规则是令人担忧的,并且有人可能会采取法律行动,据一位消息灵通的消息人士称,英超联赛将采取一切措施避免在赛季中期规则被改变。

“赛事的完整性”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与英超联赛以及延期有关的术语,如果在赛季上半段适用且使某些球队受益的规则被取消,而对其他球队造成潜在的损害,那么它肯定会破坏联赛。

一些人还认为,英超联赛的规则是公平的,比如如果一支小球队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却不得不去面对曼城,那他们可能会受到重创,这也说明了(改变规则)对联赛的完整性没多大帮助。

与此同时,对于哈森许特尔的建议:1月份的引援不适用于重新安排的比赛,大部分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被迫推迟延期的俱乐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在冬窗使用他们带来的新球员来加强他们的球队。

然而,似乎越来越有可能发生的是,有的人可能会在赛季结束时在法律上吵架。多位消息人士表示,他们预计会发生这种情况,尤其是在涉及降级和欧冠席位的情况下。这是有先例的,在06-07赛季卡洛斯·特维斯的1个进球帮助西汉姆联队保级,以此为代价,西汉姆联队在 2009 年同意与谢菲尔德联队达成约 2000 万英镑的庭外和解——尽管在卡洛斯进球之前,西汉姆已经由于在签下特维斯和马斯切拉诺的交易中违反了第三方所有权的规则被英超联盟认定有罪。

当一支球队希望推迟对手认为不公平的比赛时,已经有人在私下发牢骚说要采取法律行动。

由于事关重大,每个人都对英超联赛所做的事情感到满意的可能性很小,紧张局势也可能会在变得更好之前变得更糟。

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

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

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双标得可以啊,都是按规则办事,还能整出优越感。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

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双标得可以啊,都是按规则办事,还能整出优越感。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伪阳性还是克洛普自己说出来,而且已经明确说了第一轮测试阳性,第二轮测试阴性,所以需要第三轮测试,而这期间球员上不了场所以申请延期。

跟吃红牌停牌再把球员租借出去导致人员不足申请延期比起来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无论扎卡能不能算做无法出场球员,阿森纳都凑不够13名非门将球员。延期北伦敦德比之前也就外租了奈尔斯,球员踢不上球坚持要走,俱乐部鱼死网破地硬留吗?马里和科拉希纳茨是德比延期之后走的,与此同时阿森纳召回了两名外租小将。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无论扎卡能不能算做无法出场球员,阿森纳都凑不够13名非门将球员。延期北伦敦德比之前也就外租了奈尔斯,球员踢不上球坚持要走,俱乐部鱼死网破地硬留吗?马里和科拉希纳茨是德比延期之后走的,与此同时阿森纳召回了两名外租小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